前方大型犬注意⚠️

黑化万花和正道苍云相爱相杀嗯。


凌晨脑洞大发

吴邪吴老师是个幼儿园幼师,也是个o,但是个武力值爆表的扮猪吃老虎型o所以找不到a一直靠抑制剂过日子。然后有一天积压已久的抑制剂副作用会成了一股五彩的光线从吴老师的腺体里biu的飞了出来,打开了一扇次元门,然后一个将军瓶从里面骑着马扬着黄土冲了出来,然后把一脸懵逼却依旧老母鸡一般护着熊孩子的吴老师掳走了。然后吴老师问他你干哈!狗蛋说你身上有我要的东西,虽然我不知道那是什么但我知道我必须要得到。你给我十天,十天之后我要是找不到我就放你走。

嗯。什么狗屁玩意儿。

*临摹练习老公和jack

"daddy, I miss mommy."

"I know buddy, i miss her too."

想Haley回来qwq



「瓶邪」点灯

ooc注意,边想边写系列

一。

将军瓶x灯师邪

----------------------------------------------------------------
你为什么留我下来?日后当他提起这回事的时候,少年也只是笑笑,持软毛刷子的手依旧优雅缓慢的顺着弧度刷动,好生刷盘子去,他说,低垂着的眼没看张起灵。
白雪皑皑的夜晚,吴邪在关门的时候听着脚踩在雪上吱嘎吱嘎的声音很是心安。在关第二道门的时候,随着踏雪声是一声奇怪的声音,像是快要断气的动物又像是呼呼地风声,他抬眼向不远处的红木大门望去,迟疑了一会儿还是提着灯深一脚浅一脚的走了过去。雕木灯杆上的小灯笼随着他一摇一晃,里面的火光像是暖暖的莹光一般一星一点,时青时红,时冷时暖。
吱呀的开门声被铺天盖地的雪吃掉了,吴邪从门缝里就这灯笼往外瞧,不远处,树林前的黑暗中有两团模糊的黑影,时而融为一体,时而追逐厮杀,不时有双刃敲击时的火花在黑暗中随着叮当声亮起,不知不觉中本来模糊的身影变得有人形,也离小院越来越近,小小的喘息声也开始变得可闻。披着白袍的吴邪抖了抖,理性叫他快快回屋,但黑暗有种奇怪的魔力吸住了他的目光,没察觉到第三者存在,两抹黑影依旧沉醉酣战,吴邪看着两人打得不可开交,想起了小时候的面人儿打斗的场面,五颜六色的可好看了呢,他想着。突然,其中一人大喝一声,手持的长矛飞一般向前刺去,另一人仿佛已经受了伤一般佝偻着背,一手却迅速的抓住了矛尖,一踩一扔将矛尖丢到了吴邪跟前,接着蹭蹭蹭就顺着矛身向先发起突击的人的头颅跳去,两腿紧紧夹住腰一发力就要扭,另一人发出了一声嘶吼,放松身体顺势转动身体,随后猛的就是往前一扎,将骑在头上的人甩出老远。怕是杀红了眼,那人摔得力气不是一般大,先前的人一下就被摔到了吴邪门前,吓得他就往门后躲,吓归吓,吴邪这下可看清了来者何人,刚刚想仔细再看两眼,那人打了两个滚又是一个打挺跳了起来手上寒光一闪,左手挡住了野兽一般袭来的对手,右手摸到先前扳断了的矛尖狠狠一刺,浓郁的血腥味便在夜色中漫开。

tbc

这是假老张系列:“吴邪带我回家。”

吴邪:emmmmmmmm

麻辣个鸡想回家想挖坑想做条咸鱼_(:з」∠)_
深夜摸鱼:秋衣邪ˊ_>ˋ
其实有一张老张的秋衣图但无奈看上去像个老年痴呆orz
想开abo呜呜呜

搞不搞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