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方大型犬注意⚠️

【三叔微信】讲故事 | 记一次胖子的斗殴事件

胖子你穿着裤子又不是打不过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火中笑点

盗墓笔记小站:

[叔深夜开车:母亲节的小黄文啊]


2017-05-14     南派三叔盗墓笔记


胖子推门进去的时候,那个女人侧坐着低头,头发垂着,看不到脸,身上的裙子已经不见了,穿着内裤。小小的理发厅中间,有一个电磁锅炉,里面是肉嵌油面筋煮白菜粉丝,油花看着清淡,但是香味已经扑鼻。边上的电饭锅冒着热气。
三个陌生男人坐在边上的等待沙发上,有一个年级略大,下半身没有穿裤子,岔开着腿,正在抽烟。东西挂在腿间。


女人的女儿躲在里屋,她们睡觉的地方,看不清楚状况。


女人是从临定湾平一代来的,是个单亲妈妈,女儿和她的岁数差的很大,想来可能还有一个子女在外打工,或者生的比较晚。
这个发廊原街坊说起来,原来是做皮肉生意的,确实与否胖子并不知道,也不想深纠,反正他来理发之后,没有看出什么迹象来。但谁知道呢,也许只是没碰上。


吃了那么久男人做的饭,有顿女人饭吃,胖子也乐得交际,平日里也帮着拉拉货。其实胖子和对方都知道不可能有啥结果,这种上世纪80年代的男女交际方式,在现在看起来显得亲切而已。


只是今天忽然吓了他一跳,他把手里的啤酒放下,就问道:“什么情况?兄弟剃哪个头?你这小怪兽挺吓人的啊。”
“不做生意,出去!”边上一个男人站了起来。
胖子放下酒点上烟,眯了眯眼睛:“你他妈谁啊?”
那男人还想说话,没有穿裤子的男人说道:“我是她老公,我来带她回老家,这两个是我侄子。你是谁?”


胖子看了看地上,女人的裙子被撕了丢在茶几下面,大概知道刚才发生过什么,问那个女人道:“你有老公啊?”
女人没有说话,胖子叹了口气,指了指地上:“大哥啊,你找媳妇归找媳妇,怎么还动手捏?”
“我媳妇我动手,我不仅动手,我还动其它地方,有问题么?”没有穿裤子的男人看了看自己的下半身:“你他妈谁啊?”说着他拿起烟头丢在那个女人身上:“他妈的,他是谁啊?你跑了那么久,养男人是吧?”


胖子猛吸口烟,“大哥你别激动,我没意见,您媳妇我外人管不了,您是什么意思,您是要当面办事么?这简直生猛?”
边上他的侄子就过来推胖子,“办事怎么了?”
胖子连忙摆手:“办事好啊,这个我能参与么?”说着一下把自己裤子脱了,露出自己的屁股:“来来来,办我,大哥你别客气,办我。”
那侄子一下就懵了,回头看了看,没穿裤子的那个也懵了。骂道:“有病吧!”
胖子拍着自己的大白屁股:“大哥,别客气,友谊第一比赛第二,重在参与,你让我参与一下。”
“揍他!”那没穿裤子的人火了,低头的女人立即缩了起来,一个侄子上去就踹了胖子一脚,胖子一下狗吃屎撞在理发椅上。


胖子翻过来,那侄子抄起胖子的酒瓶就锤他脑袋,胖子一巴掌直接呼在那人脸上,那侄子一下拍摔在地上,胖子蹲下轮圆了又是一巴掌,打的血沫子飞出三四米,一下没声音了。
胖子抬头看着没穿裤子的那个人:“大哥,我是让你办我,不是让你揍我,你操不操我?不操我今天不给面子啊。”说着拍了拍自己的屁股。


没穿裤子那人看了看边上的另一个侄子,骂道:“傻站着干嘛,一起上!”
话音刚落,胖子一酒瓶直接砸在那侄子脑门上,酒全炸开,那侄子还没晕,一锅子滚烫的米饭又全拍了上去。胖子几步上前,把那侄子的脑袋按在沙发扶手上,论起巴掌啪啪啪啪啪,拍面一样拍了十几下。


没穿裤子的人彻底懵逼了,惊恐的看着自己的侄子摔翻在地,胖子把屁股对准他:“大哥,来吧,赶紧的。”
没穿裤子的人站起来,看了看自己的下半身,看了看胖子的屁股。
“别客气大哥。”胖子说道。
没穿裤子的人吓的半死,一下下半身蹭了胖子一下,胖子猛的回头:“我操,你真要办我?”
没穿裤子的人惊恐道:“不是你说的?”
胖子怒道:“胖爷我活那么大,第一次遇到你这种臭流氓,这他妈的是奇耻大辱,别人四九城见胖爷,不送个姑娘来给爷唱个曲胖爷我都不搭理,你倒好,屌大人怂,你是要上天啊!”


说完胖子上前论起双拳左勾拳右勾拳一遍唱忐忑一边轮飞了打。“逮里个逮里个逮逮逮!”


我从局子里把胖子领出来的时候,片警还安慰胖子,我在车里就放声大笑,我问胖子何必呢。你穿着裤子又不是打不过。


胖子说,他不想搬家,但是他看那三个王八羔子,特别不顺眼,他知道不动手今天是不行的,他下手留不了力气,一旦对方受伤了,他要么进看守所,要么搬家跑路。
而且,毕竟别人是夫妻关系,自己也占不了理,他算什么啊,他只是个街坊,因为人家夫妻吵架撕了衣服,就把人老公脑浆子打出来,这是谋杀啊。但是不揍结实了,这种人回去叫人,整天在四周想埋伏你更讨厌,看那老板娘的样子,就知道以前她过的是什么日子,否则放着日子不过干嘛躲老公跑出去,要是让她被带回老家,指不定会受什么孽待呢。


所以把裤子脱了,说对方强迫自己脱裤子侮辱自己,他妈这就是私人恩怨,斗殴么,赔点钱得了,他们的口供再怎么说,都绝对看不出是胖子挑事。


我哈哈大笑,想着那三个人做笔录,民警听到他们说胖子脱下裤子时的表情。鬼才有人相信这种故事情节。胖子道:“回去别告诉小哥哈。”


我笑的更厉害了。




┈ ┈ ┈ ┈ ┈ ┈ ┈ ┈ ┈ ┈ ┈ ┈ ┈ ┈ ┈ ┈ ┈ ┈ ┈ ┈


想知道叔的灵感来源[手动狗头]...

还蛮喜欢的嘻嘻

摸了个稿名曰让我静静🌚晚安

眠狼:

其实想画线稿的,结果打颜色底稿的时候没停下来就瞎涂了。
实验性质的,随便画。
(小修了一下,重新传上来,晚安!)

燕芃粮第三弹
那不是蚊子包!那不是蚊子包!!那不是蚊子包!!!想像个酷酷的老司机一样imply一下他俩昨晚都干了些啥结果被认成蚊子包的我只能哭唧唧

盾姐:再撩就揪掉掉你的白毛毛哦!

攻不啦叽的焦老三🌚

幼年张起灵和白玛


背景(虽然已经糊成了一坨但还是深知世间险恶的我还是说明一下):从b站上截的《藏海花》舞台剧采风照片

*tag 了瓶邪当然是因为有无邪的丈母娘啦(摊手

其实只是想画个有吴邪的小小后续啦;)